跑師先生!(4) 身教重於言傳

相比中學跑師忙碌的工作日程,小學跑師工作量似乎較為輕鬆,雖然個人練跑的時間很多,阿Sam江麗明卻不會只為了追求個人成績而忽略對學生的教育,她常常用自己的傷患經歷來勉勵學生,讓他們能堅持運動,勇於挑戰自我。「我經常和學生說堅持很重要,練習過程一定會是艱辛,但不付出又怎會不勞而獲?就好比跑全馬,對手其實只是自己,只要堅持下去就會成事。我希望我的精神能影響到他們愛上運動,這樣就已經很足夠。」

江麗明

  • 2017年渣打香港馬拉松   全馬本地女子組亞軍   3小時0443
  • 2015年渣打香港馬拉松 10公里挑戰組 女子組冠軍
  • 2014年香港半馬拉松錦標賽  女子組總冠軍

身體力行教育學生

Sam現在任職聖文德天主教小學,學校聘請她的初衷是讓有跑步經驗的她來接管田徑隊,更改變原有訓練模式去集中訓練有潛質學生。「學校實在太多不同形式活動,即便我很願意花時間也很難『搶人』到田徑隊練習。因為短期目標是想學界拿獎,所以我會主力訓練有潛質學生跑小學學界最長距離的200米賽事,長距離跑項我比較有經驗,而且也比較少競爭對手,因為小學生都不會想參加長距離賽事。畢竟學生還是小孩子,枯燥跑步訓練對他們來說會變成煎熬,因此我會想一些遊戲的形式練習來吸引他們,同時一些接力的練習讓他們一起跑,先讓他們不要抗拒跑步運動,之後再慢慢提升興趣。」

健康運動進校園

四年前轉到聖文德天主教小學任教,Sam曾帶該校小學生參與一個中學長跑的2公里比賽,讓學生自此愛上跑步。「有一個女孩子雖然因為跑錯路線而沒有得到名次,但其實她跑得很快。這此是她首次嘗試長距離的跑賽,她覺得在跑的過程中感到很舒暢,自此她便愛上了跑步更一直堅持到現在。我覺得讓一些沒有接觸過長跑的學生愛上跑步這個運動很有成功感。但我並不會特地培養或強迫學生要比賽獲獎,我只想他們健康運動,培養到運動的習慣。」

初出茅廬當老師時,阿Sam覺得教書節奏十分緊湊,又不熟悉怎樣教導學生而倍感壓力,因此每日放工都會去跑步抒緩壓力,久而久之被她的同事知道,便讓Sam帶領他們一起跑步。「即使之前懷孕不能一起跑步,我也會和他們到學校天台做運動。我覺得其實很多人都想做運動,只是缺少了一個推動力去讓他們踏出第一步,而我的角色正正是一個助推器,更不會讓他們輕易偷懶。」

 

挑戰長距離

4年前,阿Sam參與渣打香港馬拉松10公里挑戰組女子組,目標清晰直指冠軍。「當時練習得快要六親不認,全副精力都放在跑步上面,工作效率奇高,若果做不完手頭上的工作就會星期六再回校完成。奪冠後不少學生都變得很崇拜我,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的體育老師十分厲害,更有學生經常拿著我的報章在走廊上穿梭,這也為我教育工作注入強心針,在上課授教時就更有自信。」為了挑戰自己,也為在學生面前了樹立好榜樣,Sam2017年更初試啼聲參加全馬比賽跑出3小時443秒的佳績,斬獲了本地女子組亞軍,風頭一時無兩。

「我覺得跑全馬是一樣只要你肯努力就能完成的事情,是一項和自己比賽的運動,完成後成功感大於一切。跑畢42公里可不是一件易事,就連準備過程也讓我十分享受,第一次帶給我很滿足的跑步感覺。」與冠軍只差一線,正當Sam打算再下一城時迎接下個全馬時,傷患悄悄找上門來,尋遍了物理治療師、中西醫,也照了MRI,情況一直沒有好轉。「其實不能跑步對我來說是一個重擊,當時更找不到病因和復原方法,對我來說像是天塌下來一樣恐怖。當時我患上了抑鬱,更會負面地想既然我已經不能跑步,連最大的興趣也做不了,就曾保有尋死的心態,覺得自己一無是處。」即便不能跑步,因為Sam很注重身體健康,因此她轉戰健身房,並和學校同事一起去游泳,繼續 Sports for Life,同時也不斷安慰自己不要強求,不要再想自己以前的好成績,而女兒芊悠的誕生更是分散了Sam的注意力,讓她不再只集中在跑步上,現在的她已跑出陰霾,但內心對重回跑場的火卻仍然不滅。

傷患往往是運動員最大的敵人,但以韌性和意志力堅定著稱的運動員並不會輕言放棄,江麗明就是這樣不服輸的跑手。在未知自己身體能否康復的情況下,Sam報跑了2020年渣馬十公里賽事,打算即便跑不了也要走畢全程。「我希望能堅持自己跑步的初心,就像我一直以來都抱著積極的態度去教導學生,希望他們面對難題不會輕言放棄,這也是對自己的告誡。跑步就是我的人生,當我受傷跑不了步時我覺得自己一無所有,對所有事都提不起勁,但跑步是可以讓我變得樂觀,更有衝勁去面對任何事的生活調劑品。我相信你問任何一個跑手打算跑到幾時才是盡頭,他們都會毫不猶豫回答『跑到跑不動為止』。」

江麗明外,何海濤、黎可基和陳永鴻也抱有共同的信念,畢竟要做到兼顧跑步和教學,他們所付出的一切必定比一般跑手多一倍甚或更多倍努力,才能同時追求個人目標及惠澤學生,過程中他們所學到的堅持定必比一般跑手更多,正正是跑師獨特的經驗才令他們能理直氣壯地說出「跑到跑不動為止」這句說話。

 

Text: Fung
Photo: Heman, Conrad Yu, 受訪者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