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師先生!(3) 任重而道遠

不少人都將教師當作理想職業,全因他們工作量合理、有固定工作時間、甚至大部份時間都能早放工。對比何海濤及黎可基的資助學校,當官校老師更有「做又三十六,唔做又三十六」的說法,感覺私人時間更多。不過要當名好教師,責任心必不可少,改簿要留心、出卷要認真,即使身處官校亦不時要OT,而陳永鴻老師就是當中的表表者,他不單要當位好老師,課外時間換上運動衫又要成為跑手,繼續追求個人目標。陳老師靠的是責任心,要對學生盡責、對自己負責。

陳永鴻

物理老師及科主任,任教庇理羅士女子中學。

  • 主項:全馬
  • 2019年首爾馬拉松
  • 2小時41 (個人最佳紀錄)

陳永鴻早於中六時已開始跑步,全因當時其學校的長跑氣氛相當濃厚,而該校無獨有偶地,正是何海濤現時任教的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,「其實何海濤也是我師兄,當然他不太認識我(笑)。我就讀長天的時候已有25圈測試,又規定所有同學要嘗試長跑,所以能夠加入校隊就好像是一件很威風的事,因而令我努力加入,慢慢就習慣長跑。」將跑步融入生活,但直到大學畢業為止,陳老師都只將其視為習慣,「大學校隊也只是照樣跑,沒有特別高的目標。07年當老師,6年後才決定要認真跑,要追時間。」2013年開始系統性訓練,到2016年更想精益求精,要不斷突破自己,將目標時間愈推愈前。

機械式訓練

「每一次破pb也很滿足,之前目標是要sub 3,但sub 3後就發覺自己仍然跑得更快,所以目標一直調整,自然訓練量愈加愈多。」陳老師現時一星期幾乎練足7日,一般會以放工時間訓練,但進入賽季核心時間則需要一日練兩課,因而發展出具效率的練跑方法,「不時都會放學就由學校(天后)跑回家(鴨脷洲)約12k,要跑近1小時,可以順便練跑斜路。但若果訓練量不夠,就要5點半左右起床,然後晨跑回校,或者於午飯時跑到附近的高士威運動場練習。」地獄式時間表於陳老師口中如談笑風生,全因他嘗過真正非人的訓練週期,「最困難其實是上年,因為我的兒子剛出生,夜晚要照顧他,之後天一光就跑回校,放工後又跑回家,不斷循環,猶如機械人一樣。」

衝突不只見於每日時間分配,連報比賽亦受影響,「長假以外很難請假,所以柏林馬拉松是一定去不到(9月舉行),一般要跑亞洲或長假內發生的比賽。我今年去首爾馬也是星期六飛,然後星期日就比賽,確實會對表現有點影響。」話雖如此,陳老師卻認為其工作仍有助他追求好成績,「長假期:聖誕、新年、復活節及暑假的練習效率其實很好。雖然911月沒太多假,加上開始要預備跑季,所以兼顧跑手及教師兩個身份會較辛苦,但到12月放假就能專心練跑追進度,因此我一般到1月就就會進入狀態。」

陳老師於學校內做好本份,特別是於911月時要頻繁出卷、改卷、不斷上堂;但到長假期時則成為全職跑手,盡情訓練。「休息始終很重要,兼顧跑步及教書的時期,恢複也不太足夠。所以等到聖誕假我就有充足訓練及恢複時間,但其實我的起床時間也和當教師時差不多,好像只是轉換工作一樣(笑)。」

 

以身作突破

2013年計起,陳老師已兼顧跑手及教師身份近7年,而他亦認為地獄式特訓或將到盡頭,「最繁忙時要6點多才放工,加上很早起床,所以之後再練跑其實非常辛苦,但到跑季更要一星期一次一日兩課,然他一星期三次強課,體能消耗是很大很大,而且我也感覺自己快到頂了。不過我還是會多跑幾年,始終破pb成功感太大,我還想跑快一些,到真的不能進步才停下吧。」不欲於未盡力時放棄,是陳老師的跑步理念,亦是他希望傳遞予學生的道理,「我不時都跟學生說自己跑步的故事,她們會比一般時間更留心聽(大笑)。說得最多是我初時認真跑怎樣也沒成績,是跑了兩三年才有好轉,寄予她們努力不一定馬上有回報,但只要一直保持,終有一天會成功。」

陳老師一直著重以身作則,希望學生堅持,因此自己於跑步上同樣堅持到底,繼續默默付出,「我中學時也跑得很差,現時也有點成績,所以我覺得長跑很簡單,你付出多少就有多少收獲,是跟自己的戰鬥,這也是我最享受的地方,不斷突破自己!」即使到陳老師他口中「該退下來」那時,他仍會以另一方式繼續突破。「現時我是物理老師及科主任,加上有不少行政工作,還有跑步的個人目標,所以學校也不會把體育科交給我。不過當我跑夠後,我很想推動學校體育範疇,以自身經驗幫助學生,而當中一定最想完善學校田徑隊,要有恆常而又嚴謹的訓練,慢慢循序漸進提升成績。」陳老師計劃轉教體育(或兼教),於內心亦早有教學方向,要先易後難地教導學生,訓練亦要著重持續性,希望學生能保持很長的跑齡,不應只求一兩季成績。

聽著陳老師說著他對田徑隊的期望,總感覺能從他身上看到何海濤及黎可基談著自己學生的神情,雖然謙虛的陳老師一直強調自己比不上兩大前輩,但相信他亦會走上相近的道路,將來帶領學校田徑隊闖出一片天。

Text: Edward
Photo: Heman、受訪者提供